自己这些人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跟着自己主公走了

分享到:
  
    马超一看心说,这又来了,自己就算是不能杀你,但是再让人责打你三十军杖,却是一点儿都没有问题吧。
 
    孟获一看马超的表情,他突然是心里一颤,心说这不是又要来了吧,可别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只是这么一想,只要孟获不逼他,他是绝对不会再让士卒去责打他的。毕竟孟获好歹也是蛮王,所以总得给他点儿面子才行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孟获这个时候对自己心里说着,必须要挺住,不能在马超面前露怯,要不自己可就更丢大人了。
 
    所有人,包括马超在内,看着孟获,心里都腹诽着,你就装吧,看你能装到何时?(未完待续)
 
 
第一七三章 中军帐孟获谈妥
 
    孟获是硬挺着,装自己是个视死如归的样儿,而众人就如同看小丑一样儿,那么看着他,不过他还没有感觉出来罢了。<-》
 
    马超心说,这如今自己是刀俎,而孟获是鱼肉,可却不是般般的肉,是滚刀肉啊。这自己确实也够无奈的,可是他以为这样儿,自己就没有办法了吗。如果他真是如此想法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,自己是很无奈不假,可自己也并不是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。归根结底,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为了南蛮大计着想,自己还能这么无奈。
 
    早就把孟获一刀就咔嚓了,可事实证明,孟获不能死,所以自己也不能杀他,要不他能活到今日?
 
    最后马超说道:“孟获,你到底让我如何才能相信你?你这都已经是失信一次了,这次,你觉得要如何?”――
 
    孟获一听,知道有门儿,马超没准过两日就能放了自己,所以他直接说道:“马超,你放了本王,等本王的援军和主力到了之后,咱们再战。到时候你要再能擒住本王,本王就服你!至于这次,本王让夫人再拿出些交换的物资,来把本王给赎回去,你看如此这样?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心说你孟获还打得是如此主意?不过如今好像也只能是这样儿了,毕竟我们这儿可不能养着你。你毕竟不是咱们自己的人。
 
    而且说真的,马超是看到孟获就烦,所以真是。他并不想在自己大营这儿,还看到他。所以如今孟获一提出来说交换,他当然还是赞同的。应该说是正和他的意思,如此正好。
 
    至于说下次再擒住孟获,他会不会真正臣服,这个马超如今也没底。可你不能因为对方不服,所以你就不放了他。是不是。想当年诸葛亮还来个七擒七纵呢,自己虽说不认为要那么多次,可如今这次擒住他孟获第二次。他孟获就能服了?――
 
    不是马超贬低自己,自己好像真是没有人家诸葛孔明厉害,己方如今这凉州军却也不见得就比蜀军战力还高。
 
    毕竟诸葛亮号称是卧龙,有几个敢叫的。连水镜先生司马徽司马德操都说了“卧龙凤雏得一。可安天下”,马超没听说自己可安天下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人家蜀军,毕竟那是刘备都已经称帝了之后的百战之师,所以确实不是如今自己这边儿的凉州军,实际是之前没怎么打过仗的益州军所能比的。要是自己的凉州军主力,那还差不多,但是如今这儿的凉州军,却还是不行。他们能比南蛮强。却不见得能胜过人家蜀军。
 
    可就是这样儿的组合,诸葛亮和蜀军的组合。却是七擒七纵,最后孟获才臣服。可如今自己和凉州军的组合,却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让孟获臣服――
 
    那个时候的孟获,可比如今年纪大多了,这时候,他不过是刚二十出头,还没自己年纪大呢。其他人也是一样儿,他弟弟孟优和祝融夫人的年岁更小,也就是几个洞主比他们能大几岁。
 
    可那个时候都什么年岁了,四五十了,要说“江湖越老,胆量越小”,不过显然,人家孟获是年纪越大,这脸皮就越厚,绝对是更赖皮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认为,趁着他还算年轻的时候,在孟获还没有那么厚脸皮,还没有那么无赖的时候,让他能早点儿臣服自己。从如今情况来说,他孟获至少还能当这个蛮王二十多年,甚至更久,所以南蛮稳定就要靠他了。
 
    一直以来,南蛮可以说还算是稳定,除了孟获之外,其他那些首领、洞主,可都不是爱惹事儿的。但是出了这么一个孟获,也真是够让自己头疼的了――
 
    所以马超当然是希望好好解决一下南蛮的问题,以前是没有腾出手来,可这个时候却是让孟获给整的,不得不来了。
 
    而马超就是看重了孟获其人,想当初诸葛亮不也是如此吗,让孟获服了,南蛮的问题也就解决了,所以可见孟获其人,绝对是一个关键。所以别说是再次放了孟获,就算是和诸葛亮一样儿,来个七擒七纵,马超觉得也是在所不惜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是点了点头,“好吧,既然孟获你如此说了,那么就这么办吧!明日我便遣使去南蛮军大营,去见祝融夫人!”
 
    “马超你可要说话算数!”
 
    “‘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’!”
 
    “好,本王相信你!”――
 
    马超一笑,不过大帐内的凉州军众将却是有些不甘心,不少人都心说,真是便宜他了!
 
    不过自己主公都这么拍板儿了,自己这些人还能说什么,只能是跟着自己主公走了,毕竟自己主公是有他自己的做法的。众人有人明白,也有人不太明白,但是不管是明白的还是不太明白的,他们都知道,自己主公有他自己的想法。反正只要是自己主公所要去做的,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召来了己方士卒,让他们把孟获给带下去,严加看管,士卒是应诺告退。
 
    马超等孟获被带下去之后,是对众人简单解释了一下,为什么要放了孟获。等众人听后,是彻底明白了,自己主公所做不错,这个孟获,确实是应该放。只等他什么时候真正臣服己方了,己方这次就算是彻底胜利了。
 
    不过众人此时却也已经想到了,这可真是,还是那话“任重而道远”啊――
 
    比起马超这边儿的气氛来,南蛮军的大营,孟获的中军大帐内,气氛却是非常紧张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带兵是退了三十里,这才算是不再后退了。他们也发现了,凉州军追兵是没有了,所以他们才放心。最后在孟获的中军大帐中,众人才知道,原来自己大王不见了。这就让他们心里打鼓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问道:“你们谁见到大王了?”
 
    众人是鸦雀无声,确实,好像是没有看见。
 
    这时候阿会喃说道:“夫人,这我好想是看到了,凉州军的崔安是去追大王了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说不好,这崔安这个杀神去追孟获的话,那不他最后就要别人给活捉了吗。不过在祝融夫人面前,他们却也不敢说这话,只能是眯着了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是微微皱眉,心所果然是不妙,这要真是如此的话,大王岂不是……――
 
    最后祝融夫人是一拍桌案,“各位,不管大王如何,明日定能见分晓!如果大王真被凉州军所擒,那么凉州军必然要开始条件来,所以咱们就等明日便会知晓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夫人所言甚是啊!”
 
    “对,正是如此,赞同夫人所说!”毕竟这个时候,确实是挺晚了,所以该是去休息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明日还有明日的事儿,所以这个时候当是要好好休息才好,就这样儿,众人是和祝融夫人告辞,然后便都退出去了。
 
    众人走后,祝融夫人是揉了揉自己的额头,心说自己这个大王啊,真是从来都不让自己省心。这八成是又落入到凉州军的手中了,看明日吧,凉州军会如何,估计还是和上次一样儿。
 
    虽说上一次祝融夫人还没有来,可是孟获被擒的事儿,她当然是知道得很清楚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有心事,所以在大帐中,许久也没有睡着。是辗转反侧,真是有些失眠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实在是困倦得不行,她这才是去见了周公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一七四章 再交换各回各营
 
    早晨,刚过了辰时,祝融夫人就见士卒前来禀报,“报夫人,凉州军使者来见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心说,果然,大王还是落入到了凉州军的手中,。<-》她是无奈在心中叹了口气,然后对士卒说道:“让人进来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没一会儿,凉州军的使者便进了大帐,看到了祝融夫人后,是赶紧施礼,“骠骑将军帐下黄权,见过祝融夫人!”
 
    还别说,黄权其人的名,祝融夫人还真是听说过,所以他知道,这个是马超的属下,可不是一个小士卒。
 
    至于马超为什么让黄权来了呢,还不是因为对祝融夫人的重视。他心里都明白,这个时候祝融夫人做主,而且其人应该不是一个好战的人,所以派黄权去,也算是示好,并且表达出自己的善意和自己的重视。他知道以祝融夫人的聪明,一定是能明白――
 
    祝融夫人微微点头,“先生请坐吧!”
 
    “多谢祝融夫人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» 自己这些人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跟着自己主公走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