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凉州军士卒都检查完之后有士卒对马超拱手说

分享到:
 难得对方还很有礼节,黄权心说。这个确实,因为祝融夫人的父亲,也是他们那一洞的老洞主,可以说对汉人非常了解,甚至有些地方比孟获还了解,所以对于汉人的礼节什么的,就更不用说了。祝融夫人当然都知道,汉人最讲求这些东西。尤其是文士谋士什么的更甚。
 
    坐下后,祝融夫人则问道:“不知先生来此,是有何贵干?”
 
    黄权一笑。然后便说道:“在下来此,乃是奉了我家主公之命,特来告知祝融夫人,如今蛮王正在我军中作客,所以祝融夫人知道该如何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在心中冷哼了一声,作客?哼,说得是好听。还不就是把我夫君给俘虏了!
 
    不过这话她嘴上还不能说,只是问道:“不知贵军有何想法?”――
 
    黄权说道,“昨夜我家主公已与蛮王谈妥。那便是,和上次一样,祝融夫人拿出和上次一样儿的东西出来之后,蛮王自然就会回来了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点头。“好。如此的话,就依先生所说,就说后日,我在此,等候贵军到来交换!”
 
    黄权笑道:“祝融夫人是快人快语,我们都愿意与祝融夫人这样儿的人物打交道!”
 
    后面的话,他没有说,其实就是。我们愿意与夫人这样的人打交道,却是不愿意与孟获那样儿的打交道。不过这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。要不可真是,太那……
 
    然后黄权便和祝融夫人告辞,她也没有挽留对方,因为祝融夫人也知道,黄权还得回去和马超复命,所以也不可能在这儿待着。
 
    而等送走了黄权之后,祝融夫人便吩咐士卒,把所有将领都召集过来――
 
    众人到齐,坐下后,祝融夫人便说道:“刚才我刚送走了凉州军使者!”
 
    金环三结出言问道:“不知凉州军使者来意,是否为了蛮王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点头,“不错,金环三结洞主所问,确实是如此。对方使者明言,只要我们准备和上次一样儿的物资就能把大王给换回来,所以各位觉得此时如何啊?”
 
    金环三结赶紧说道:“祝融夫人所言甚是,我觉得如此甚好,甚好!”
 
    阿会喃一听,也是不甘示弱,忙说道:“正是如此,正该如此啊,交换大王,我是一点儿意见都没有!”
 
    其他众将也读是赶紧附和,生怕是说晚了,让祝融夫人生气。
 
    还好,祝融夫人闻言是点了点头,然后她再次说道:“那么既然各位都觉得如此可行,那么便如此施为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――
 
    最后祝融夫人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本夫人拿出三成的东西,金环三结洞主和阿会喃洞主,你们便各拿出来三成半的物资吧,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 
    两人刚说个不字吗,所以都是不住点头,“行,没有问题,只要能换回蛮王,都没问题!”
 
    “就是,祝融夫人放心,这些小事,我阿会喃定能办好!”
 
    不过嘴上是这么说,可两人心里把祝融夫人给骂坏了。心说之前孟优也不过让咱们这拿出来两成的东西,可你祝融夫人,一下就让咱们拿出来三成半,你才拿三成,这可真是大开口啊。
 
    但是显然,两人都不敢去反对什么,只能是逆来顺受,听祝融夫人的。两人连说个不字都不敢,就别说去反抗了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看着样儿,已经是差不多了,都已经解决,所以她最后说道,“好,今明两日去准备物资,后日再和马超交易!”
 
    “是!”――
 
    到了约定好的日子,马超便带着众将和三千人马,还有搬运东西的士卒,来到了南蛮军的大营附近。
 
    既然是祝融夫人定下的地方,马超也就没让人去讨价还价,说实话,在什么地方。他可真是,一点儿都不惧怕。除非祝融夫人不想要他夫君的命了,要不她绝对不会去铤而走险。然后去做出来什么不理智的事儿的。
 
    再说了,自己三千铁骑是吃素的吗?他们如今南蛮军都已经残了,还能抵挡住己方?
 
    己方不去进攻他们就好不错了,他们还想着和己方对抗?要真是这样儿,也不是不能,只是就像孟获所说一样儿,等他的主力和援军到来的时候再说吧。
 
    至少在这个时候。马超确实是没觉得有什么。他心里也清楚,祝融夫人可绝对不是那么不智之人,相反。其实还挺精明的――
 
    约定好的时间,两军众人是见面了,祝融夫人别的都没在乎,只是在看着虽说已经没有被绑着的。但却还是略显憔悴的孟获。
 
    不过这个时候。她心里也清楚,不是着急的时候。
 
    只见她是策马向前,来到了两军阵前,马超也带马向前了。既然是祝融夫人亲自来,当然就是他自己出来了。也算是尊敬其人,而且马超也想是近距离观察一下,这个异族美女的风情。祝融夫人绝对是南蛮第一的美女,甚至再异族中。都是第一的美女,所以当然不是一般般的女子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两人此时是面对面。祝融夫人对于马超上下打量自己,她没有什么反感,不像是汉人女子,你要是多看她几眼,就被说成是登徒子,然后对方也会脸红。不过显然,南蛮的女子没有那么多事儿――
 
    此时祝融夫人先问道:“你便是马超?”
 
    马超收回自己富有侵略性的眼神,一笑,“正是本将!你便是祝融夫人?”
 
    “不错,马超,咱们怎么个交换方法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直接就说到了交换上,马超则是说道:“和上次与孟优交换时一样,你让我军士卒检查完毕后,他们带着物资先行离开,然后时候差不多了,我自会让我们的人放人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听后点了点头,“好吧,就这样儿!”
 
    然后只见她对着身后一招手,后面的南蛮军士卒,便把他们交换的东西,都运送到了马超的面前。
 
    马超则是问道:“祝融夫人是如此相信我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展颜一笑,“我听闻扶风马超马孟起,向来不会食言而肥,莫非今日变有所改变了?”――
 
    马超闻言大笑,说道:“好,祝融夫人所言不错,本将岂会做那无信义之事,再说,那只是不智之事,本将不会如此!”
 
    “所以我还会担心什么,马将军以为呢?”
 
    马超笑了,没再多说。等凉州军士卒都检查完之后,有士卒对马超拱手说道:“报主公,东西数量不错,正好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“然后,运送回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有劳祝融夫人等一会儿了!”
 
    “无妨!”
 
    马超看着祝融夫人的飒爽英姿,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确实不是一般的人。古人言,“巾帼不让须眉”,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儿――
 
    过了很久,祝融夫人也没显得着急,她也没多说什么,反正押送东西的凉州军士卒已经是走得很远很远了。此地就只剩下了马超和凉州军众将,还有三千骑兵。
 
    马超可不得不再对祝融夫人高看一眼,看来以为孟获能不能真心臣服己方,这个祝融夫人,也许是一个突破口啊。怎么说其人可比孟获厉害多了,可惜就是个女子,要不其人当蛮王,也不是不行。只是虽说异族女子和汉人不一样儿,但是孟获还在,她祝融夫人来当蛮王的话,确实还是不够。
 
    估计也差不多了,马超说道:“把人交给祝融夫人!”
 
    这时候,崔安和雷铜,是一左一右,把孟获夹在中间,三人三骑,是来到了祝融夫人近前。
 
    “大王!”
 
    “夫人!”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说道,“如今二位也已经团聚了,那么我这便告辞了!”――
 
    孟获还在憋气呢,没多马超说什么,不过等崔安把孟获的战马和他的兵器都给了他们之后,马超三人便离开了,至于说祝融夫人,只是对马超三人一拱手,也没有多言。毕竟她看孟获也没多说,她就没多说,总得给自己夫君些面子才好,尤其还有这么多人在场呢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一七五章 孟获撤出禺同山
 
    孟获看着马超、崔安他们离去的背影,他恨得是牙都痒痒。--
 
    可是说实话,他如今心里也都清楚,论武艺,自己不是人家崔安的对手。论此时此刻的实力,自己这残兵更不是人家得胜之师的对手了。哪怕对方这时候就只有三千骑兵,可孟获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
 
    所以是强忍着心头的怒火,最后不得不压了下去。并且是忍住了和马超他们拼命的冲动,他此时看向了自己的夫人,一看自己夫人也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孟获心说不好,然后是赶紧谄笑道:“这夫人,生气了?这为夫……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冷哼了一声,然后说道:
    就这样儿,再一次付出了不少的东西后,孟获又被马超给放了回去,这也是擒了他两次,又放了他两次了。不过众人其实都明白,真正让孟获服了己方,确实还是“任重而道远”啊。
 
    马超众人是离开了,而孟获他们也都回到了大营。
 
    在他的中军大帐内,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等人,都来给自己大王见礼。毕竟之前孟获和祝融夫人一起,所以众人也就没好意思去打扰。不过这个时候都回了大营了。他们当然是不能再当看不见了,所以都给孟获见礼。
 
    “大王!”
 
    “大王终于是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孟获点了点头,“多谢各位了。此次本王能平安回来,却是少不得各位的帮忙!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是赶紧客气,然后孟获便简单说了一下,自己在凉州军的遭遇。
 
    孟获基本上说得都是假的,人家都是七分真,三分假。不过他这儿是反过来了,是三分真。七分假。不过他也没有指望着众人相信,而众人呢,当然也没认为他孟获说得就都是真的。
 
    毕竟相识这么多年了。他们还不知道孟获这个人吗,所以他说什么,很多东西,你就信个三分也就是了。
 
    就像孟获这时候说的。马超是如何劝降自己。让自己归附大汉,最后自己又是如何视死如归,他们都拿自己没办法了,只能是妥协。
 
    不少人心说,对方拿你没办法是真的,不过你视死如归,谁信啊,反正咱们是不相信啊。你问问你夫人信不。估计她是更不会相信了。凉州军拿你孟获没办法,是因为你太无赖了。咱们不也拿你没有什么办法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孟获终于是说完了,众人也都听完了,然后就是马屁送上,把孟获给怕得是非常舒服。
 
    不过等他一看,不远处的祝融夫人,他脸色马上就变了。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» 等凉州军士卒都检查完之后有士卒对马超拱手说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