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还能不知道为为夫会害怕他马超凉州军

分享到:
只有己方和他们交战才行,但是从那次之后,却这一直也没有啊,所以他是着急啊。这己方要是不交战,自己还有机会去报仇了吗。所以之前他是来到了自己主公大帐,询问马超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进兵。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,自己主公说要等机会。
 
    不过自己回了大帐后,没多久,伯言先生来找自己,把自己主公要出兵的事儿和自己一说,自己终于算是等来了,所以他这不又来到马超这儿,给马超展望他抓孟获的事儿吗。
 
    马超心说行,孟获啊,你就祈祷吧,别让崔安碰到你,要不这是有你倒霉的。崔安这二十多年来,除了输给吕布之外,大意之下,被祝融飞刀给伤过,其他的时候,真就没败过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,这个在之前你也已经是领教过了。
 
    而如今你算是倒大霉了,偏巧不巧地被这位大爷给惦记上了,你也只能是,自求多福吧。我是没有什么话说了,你要是命好,不会被崔安大爷给抓住。但是反过来的话,你倒霉透顶没,那么你就等着被他抓吧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仿佛是已经看到了崔安擒住孟获,然后带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来的情形。
 
    他此时心说,你孟获要是第二次被擒,我看你还能说出来什么一二三四五六来,你无赖我知道,但是我倒是要好好看看,你究竟能无赖到什么时候。
 
    最后崔安终于是都白话完了,马超也算是听完了,他对崔安说道:“好,到时一切就都靠福达了!”
 
    “主公放心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点头,“不错,福达做事,我放心!”
 
    崔安是右手摸着后脑勺,嘿嘿地傻笑着,“嘿嘿嘿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u
 
 
第一六九章 马孟起率众夜战
 
    而在孟获的大帐内,孟获已经是让探马密切注意凉州军大营的动向,只要有所异动,就要马上来禀报。<-》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孟获这时候总是感觉,这马超只要是再进兵,就一定要来和自己决一胜负,所以他认为自己却是不得不防啊。毕竟如今这个情况,自己人马可没有人家多,这自己已经是不占优势了。至于说战力什么的,自己不想承认,可是实际情况,人家凉州军比自己南蛮军士卒要强,这个倒也是没错。
 
    不过自己能拦住人家,不让人家马超凉州军进攻吗,明显是不可能,除非自己这时候就撤退,赶紧跑,估计那样儿的话才行吧,孟获心说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果然,一日之后,凉州军暂时是没有动静,不过又一日,探马来报:“报大王,凉州军已经进兵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,这凉州军果然来了,“密切注意敌军情况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这时候孟获问向旁边的祝融夫人,“夫人,这马超如今已经进兵,却不知是否是来与我军决战的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,“大王,这是,害怕了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把胸脯一挺,说道:“夫人,你还能不知道为夫,为夫会害怕他马超凉州军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心说,你自己怎么个情况,你还不知道吗?不过自己就是不愿意说你什么罢了,如今马超凉州军是势头正劲,他们真要和咱们决战。咱们还能如何?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这话,显然祝融夫人不会这么去说,只是说道:“那么真要是如此的话。大王觉得要如何?”
 
    孟获哼了一声,“汉人有话说。‘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’,他们敢来,为夫就让他们败北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孟获的话,她是心里摇头,你孟获要是真有那个本事,那我早就放心了,还用一直劝你回南蛮去?
 
    但是她还是说道:“是。大王认为如何,就是如何吧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今日自己这夫人怎么和平时不太一样儿呢,难道说是改变主意了?不可能啊,自己那夫人,自己还不了解吗。要是让她改变主意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啊,这谁还能让她改变主意?
 
    至于说想让自己败,或者认为自己能胜,孟获觉得都不可能。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夫人对自己的信心。估计是没有多少,甚至干脆就没有,不过也肯定不会让自己输吧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对自己夫人是什么想法。其实他也不很明白,但是他知道的就是,自己这夫人一直都想着自己能早点儿回南蛮,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。因此,他是在心里下定决心,一定要大胜马超一局,让自己长点脸,也让她知道,自己也是能胜马超凉州军的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直接对祝融夫人说:“只要他马超凉州军敢来。我南蛮军定要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军的厉害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心说,你估计每次都是这么个想法。但是哪次又真正成功了呢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祝融夫人是不会去泼孟获冷水。她心里想得清楚,什么时候他全军覆没了,自己再说他不迟。看看他会不会南蛮,这早都已经说好了的,看他到时候要如何去说,自己还不信了,自己不能让他回兵?
 
   
 
    “是,大王定能胜过那马超凉州军!”
 
    “夫人,你这还是不相信为夫啊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翻白眼,说道:“大王,我这都如此说了,你怎么还不相信?”
 
    孟获没办法,不敢得罪自己夫人,要不自己该有罪受了,所以赶紧说道:“是,是,是!夫人说得为夫怎么能不相信呢,当然相信,当然相信了!夫人就瞧好吧,等着我军胜了那马超凉州军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表面点头,心里却是鄙视,可她却是什么都不能说,只能是暂时憋在心里,都忍了下来。
 
    孟获是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夫人,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更好,反正自己用实际的行动来证明自己,那就行了。到时候自己夫人也一样儿是没有话说了不是,因为自己大胜了,赢了马超凉州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的想法成真了,当然不是他胜了马超凉州军,而是马超凉州军向他南蛮军进攻,这个倒是成真了。
 
    一日后,夜晚,马超擂鼓聚将,众人齐聚,马超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今夜是我军与南蛮军再一次决战的时候!各位说,当要如何?”
 
    众人站起来,齐声喊道:“生擒孟获,踏平南蛮!”
 
    马超笑了,心说好,生擒孟获,踏平南蛮!当然这个踏平南蛮,可不是说去南蛮,而是把孟获的南蛮军给全灭了。
 
    马超对众人是摆了摆手,说道:“好,好啊!我军能有各位如此,何愁不让孟获臣服!”
 
    “愿为主公效命!”
 
    马超和众人一笑。他们可都听得出来,崔安可是下了狠心了,他既然能这么说,就是拼死也得擒住孟获。
 
    “好,各位,点兵出发,进攻南蛮军大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说完,众人便都出了大帐,然后上马点兵,直接去进攻南蛮军大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绝对不是心血来潮。而是真正想了挺长时间,所以才这么决定,让全军出发。大营一个不留,可以说基本就是不要大营了,直接去进攻孟获的南蛮军大营。这不就是抱着必胜的信心吗,所以才如此。要不败了,大营再丢了,可真是要出大问题了。
 
    孟获早已是得知了探马的禀报,所以是他做好了准备。马超凉州军大营那么大动静,他可能是不知道吗。
 
    不过比起马超信心十足来,他自己的心里。还确实是没有底儿啊。至少和人家一比,还差了不少。不过在南蛮军的将士。在自己夫人面前,他可是半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。毕竟孟获也算是做了多少年的首领人物。也是当了几年的蛮王,所以自然知道,自己要给属下众人一个什么情绪表情来,才能稳住众人的心。
 
    他从来不会小看了士气这些东西,所以不会让自己的表情去影响太多己方士卒的士气什么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探马再次来报:“报大王,凉州军距离我军大营,不足半里!”
 
    “好,再探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然后孟获对大帐中的众人说道:“各位,凉州军来了,咱们迎战吧!”
 
    顿了一下后,他再次说道:“各位,今夜不能胜凉州军,咱们就丢人丢到家了,你们看着办吧,到底如何!”
 
    众人齐声道:“我等听从大王安排,定与敌军死战!”
 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» 你还能不知道为为夫会害怕他马超凉州军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