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嘴上还喊着什么话无非就是南蛮的勇士随我

分享到:
 
    “好,死战!”
 
    “死战!死战!死战!”
 
    别说,孟获的动员,绝对是有用的,所以也确实是调动起了众人的积极性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好,出兵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孟获便带着众人出了大帐,他心里,这要是再胜不了马超凉州军,那可真是,自己也没有办法了。
 
    必须要承认的是,如今己方是吃亏呢,不占优势啊。这之前和人家拼了一场,己方如今就三万多人了,人家还有六万人左右呢,所以这不己方等着吃亏。可就怕失败就不和凉州军一战了吗,不,绝对不能如此。所以孟获是义无反顾,再次和凉州军展开了决战。
 
    接近了孟获南蛮军大营,马超的雪饮刀直指南蛮军大营,“弟兄们,冲啊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这时候已经是带人到了己方大营处,只听他大喊道:“我南蛮的勇士们,放箭!”
 
    “唰唰唰……唰唰唰唰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这边指挥众人进攻的雷铜和孟达,就听雷铜喊道:“快,盾牌,防御,挡住敌军箭矢!”
 
    “咣当、咣当、咣当……”
 
    盾牌已经是立在了最前面,挡住了绝大多数的箭矢。可以说盾牌绝对是有用的,绝对可以挡住绝大多数的箭矢,不过还是有挡不住的,所以即便算是阻挡得挺严实,但是终究还是有被南蛮军箭矢给射到,射死射伤的。
 
    “啊,啊……”
 
    雷铜和孟达齐声啊喊道:“弟兄们,全力进攻啊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冒着还在射向己方的箭矢,凉州军最前面的士卒是靠着盾牌,便冲向了南蛮军大营。至于说后面的人马,自然也是都跟了上去。(未完待续)
 
 
第一七〇章 马孟起率众夜战(续)
 
    孟获在大营内一看,马超这凉州军已经是要冲进来了,他心说,不怪马超这凉州军能在天下诸侯中以最强战力闻名。<-》
 
    就看这他们冒着己方的箭矢,就敢悍不畏死往前冲,这就绝对不是随便一支人马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孟获明白,这对方能出名,能成名,这个不是偶然的东西,而是必然的。虽说这个不是马超他亲自去让士卒直接冲进大营,而是他手下的将领,但是这其实也并不是有什么太大的差距不是。
 
    孟获有些着急,随即便大喊道:“我南蛮的勇士们,给我顶住,射箭,别让敌军冲进来!”
 
    不过孟获的想法确实是好的,可实际情况,却和他所想不一样儿。
 
    在凉州军悍不畏死地往前冲之后,没一会儿,虽说也付出了不少士卒性命为代价,但确实是让大军直接就冲进了南蛮军大营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接近之后,可以说弓箭手基本是没有用了,南蛮军将领是赶紧指挥着弓箭手撤退,不过凉州军的骑兵已经是杀到了,所以他们虽说撤得也不慢,可终究还是有不少士卒被杀。
 
    毕竟要是远距离的话,骑兵未必就行,他们还没到近前呢,可能就被弓箭手给射杀。但是都已经是到了身边了,弓箭手可不是骑兵的对手,只能是被人家给屠戮。
 
    毕竟这种远程攻击的队伍,被人一接近,可以说优势基本就没有了,所以不吃亏才怪。
 
    孟获一看。是心里都滴血啊,自己如今一共才剩下多少弓箭手了,可这却一下就损失了好几百啊。
 
    他是直接带兵向着凉州军冲杀了过去。而且嘴上还喊着什么话,无非就是南蛮的勇士随我冲锋之类的。不过他这个确实是有用。起了作用,所以也算是带动了他们南蛮军士卒的士气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马超看己方士卒基本都冲了进去,他是在后面大喊道:“弟兄们,活捉孟获者,重重有赏!”
 
    马超这可是用上自己的功夫了,所以战场上听得是很清楚。凉州军士卒一听,几乎个个都是双眼放光,能不放光吗。“当兵吃饷,当兵吃饷”,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。这自己主公都说了,活捉孟获的,重重有赏,自己主公一说是重重有赏,那绝对就不是小数。
 
    钱至少是以十万来计算,而粮绝对是以千石来计算的。
 
    不少凉州军士卒都大吼了一声,“杀!”
 
    都红了眼睛了,虽说在深夜中。确实是基本看不清眼睛是什么眼色的,不过事实确实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他们不单单是杀红了眼,更是因为自己主公的赏赐。而红了眼。别说是以十万计算的钱粮,就是千石的粮,就足以让他们玩命了。真要是擒住了孟获,哪怕就是身死,也够自己家人一辈子的了。真要是算起来的话,足够好几辈子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虽说此时正在己方士卒的最后,但是他却是能感觉得出来,己方士卒的士气高涨。
 
    他这时候心说,以如此状态的士卒。难道还拿不下三万多的败兵?不是马超小看孟获他们,当初诸葛亮对付孟获南蛮军。那不都是手到擒来。是,诸葛亮主要是用计。用一个就成一个,孟获干脆就是防不胜防,不过也一样,南蛮军那战力确实是不如蜀军,这个也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马超所喊出来的话,孟获听得是清清楚楚,虽然他心里也想了,自己这个蛮王还是挺值钱的。不过随即他马上就是大怒,他也是用上了自己的功夫,用蛮语大喊道:“活捉马超者,重重有赏,勇士们冲啊!”
 
    财帛动人心,更何况是更多得赏赐了呢。孟获这边儿,南蛮军士卒,不少人也红了眼了。这些都是不太理智的,至于说有些头脑的心说了,这能不能得到赏赐先不说,毕竟马超是你想抓就能抓到的了?
 
   
 
    并且能不能活着都是两说呢,看着人家凉州军人马这么多,己方是人家对手吗?
 
    所以打不过人家,连小命儿都要保不住了,还做什么梦啊,赶紧是见风不对,马上就撤就没错了。至少保住了小命,不必什么都强?
 
    这才是真正理智的士卒,而没有什么头脑的,眼睛一红,就马上去拼了,结果是,大多是非死即伤。
 
    孟获边杀敌,边注意己方士卒的情况,他心说,这
    孟获闻言心说,傻子才不跑。如今自己那兄弟孟优没在,让我怎么抵挡你?
 
    他虽说也想起了自己夫人。不过如今祝融夫人跑哪儿去了,他都不知道。所以孟获心里打鼓啊,这要是被这位崔安大爷给追上,自己只能是和哪一次去夜袭一样儿了,被人家给生擒活捉,最后是丢人丢到家了。而且,这此就别说是面子了,就连里子都得没了。
 
    真是倒霉透顶啊。孟获心说,结果他这一跑,马上雷铜和孟达就喊上了,“孟获逃跑了!孟获逃跑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了孟获逃跑的南蛮军士卒都是没有什么,他们知道是因为对方的杀神来了,所以自己大王是赶紧脚底下抹油,溜了。但是即便是如此,南蛮军士气也是下降了,没办法不降啊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没有看到的,这时候一听有人一听。自己大王跑了,雷铜和孟达也是挺坏,这话就是让旁边的翻译教他们的。所以是用比较生硬的南蛮语说出来的。但是即便如此,南蛮军的士卒也都听明白了。
 
    所以不少人一看,可不是吗,自己大王居然是跑了。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要抵挡不住了。
 
    结果他们一这么想,就完了,一些人因为是走神大了,所以不是身死就是受伤。有些人还算好点儿,但是也是陷入了被动。
 
    他们不少人是一咬牙。心说既然连大王都跑了,咱们还在这儿玩什么命啊。赶紧也跑了得了。反正跑了,也许能逃得性命。不跑的话,是非死即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不少人都是作鸟兽散,一下是四散奔逃,马超此时大喝道:“穷寇莫追,追击孟获要紧!”
 
    对马超来说,这些小喽啰,跑了就跑了。不跑的话,你还准备抓来做俘虏?要他们何用啊,之前董荼那的那些人,自己都没地儿安排,只能是带着他们来作战,结果自己把他们放在了比较靠后,虽说表现还可以,但是自己总是觉得不怎么样儿。
 
    虽说马超不会一下就认为什么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,但是要让他完全相信异族,这个事儿几乎是很难很难。所以没有让他们去当炮灰,马超就觉得自己是挺仁慈的了。当然了,也许以后自己会把他们给带到中原去,然后在那儿当炮灰,也不一定。
 
    记得在三国时代,刘备不就有一支异族的精锐人马吗,马超觉得,刘备这精锐的用意,是不是也是能当炮灰用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他还是知道的,像那样儿的精锐,要真是成了炮灰,刘大耳朵得心疼死。不过马超又想了,这因为是异族的人,所以哪怕就算是全军覆没了,刘备会心疼精锐,但是其终究不是大汉的汉人,所以不会那么太过自责?
 
    其实相比之下,刘备是看重自己名声不假,但是你要说对百姓,确实也可以,不过更多的,都是君主收买人心,这个是一点儿没错的。刘备好歹是天下枭雄人物,所以他做事,所要去考虑的,只有他自己怎么样儿,只要是对他自己有利益有好处的事儿,他就一定会去做。
 
    至于说刘备在百姓中口碑还不错,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了,就因为这样儿,刘备能在三国中三分天下,他还是姓刘的,所以这都是他个人的优势。
 
    就像当初诸葛亮说得,曹操据北方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他是占天时,而孙权据江东,有长江天堑之险,而且江东基本上都是这河那河,他是占地利。而刘备呢,身为汉室宗亲,大汉皇叔,并且在百姓中口碑不错,所以蜀中的百姓拥戴他,他就占人和。
 
    就这么、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最后很长时间都是三足鼎立,直到最后天下归晋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虽然是在奔逃,可战场上的事儿。他却还是知道的,一看已经是这样儿的情况,他心里。唉了一声。这真是,就一个崔安。就让己方是变成了这样儿,这仗还能不能打了?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» 而且嘴上还喊着什么话无非就是南蛮的勇士随我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