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下令让全军撤退了

分享到:
   以后要总是这样儿的话,还和凉州军战什么啊,他那边儿崔安一上,这自己南蛮军这边儿就败了,这还战什么?人家一个人能抵得上自己这边儿的千军万马啊,可自己这边儿怎么就没有如此人物呢?
 
    孟获是玩命奔逃,他是真不想被崔安给追上。因为他心里清楚,自己兄弟孟优没在,而且自己夫人也不知道在何处,所以就凭自己一个人,如何是崔安的对手。自己要是武艺比他强的话,自己还用这么玩命地跑?
 
    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,孟获认为已经是出去很远了,应该是距离战场很远,可他回头一看,后面却还是跟着崔安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心说。崔安你这是阴魂不散啊,我真是招你惹你了,你这是不放过我啊。我们是“往日无冤。近日无仇”的,你至于这样儿吗。
 
    这话要是让崔安知道,崔安肯定要对他嘿嘿一笑,然后说,谁让你孟获是蛮王的,俺已经都和自己主公吹完牛了,要生擒你,如果不能擒住你的话,不是正成了吹牛了。
 
    可这事儿孟获当然是不知道了。不过他也是第一次觉得这个蛮王啊,也不是什么都好。至少人家是追着自己不放。还不应该就是因为这个?
 
    两人是你追我赶,差不多又跑了不到三里的路程。孟获终于是被崔安给追了上来。
 
    就听崔安喝道:“姓孟的,你下马受擒吧!”
 
    孟获看着崔安是咬牙切齿,还想调转马头,继续奔逃,不过马上就被崔安给拦住了,“想跑,问问俺的描金戟!”
 
   
 
    说着,大戟直取孟获,孟获心说,这就动上手了!
 
    没办法,这时候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往上上了,因为孟获心里也清楚,自己这根本就跑不了了。那样儿再跑的话,估计马上就得让人家给生擒住。只要崔安把自己的战马给弄死弄伤,自己不就完了。
 
    还别说,孟获要真再跑的话,崔安就准备趁机如此了,不过孟获却是没有再给他机会。
 
    两人此时是战在了一处,你来我往,是斗了个难解难分啊。
 
    崔安在打斗的过程中,还没有忘了气孟获,“姓孟的,你这些时日也没有什么长进啊!太让俺失望了!”
 
    孟获心说,你听过谁几日就能提高武艺的?
 
    “崔安,少废话,看招!”
 
    “来得好,啊,啊,杀!”
 
   
 
    十个回合、二十个回合、三十个回合、已经是三十个回合过去了,两人是难分难解。
 
    孟获今夜算是超长发挥了一次,不过即便如此,他依旧不是人家崔安的随后。所以不出五十回合,必然会分出胜负来。
 
    果然,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渐渐显露出败象来了,四十个回合过去了,孟获已经是全身是汗,至于说崔安是比他好多了。
 
    而且他还没忘了去打击孟获,“怎么样儿,姓孟的,你要不行了吧。不行的话,赶紧下马受擒,爷爷饶你一命!”
 
    这话给孟获气的,不过此时他已经是无力回天了,第四十七个回合,他是被崔安一戟给扎伤,虽说躲得快,可也依旧是伤了。而崔安则趁机把他的大刀给挑飞,最后直接就把他制住,擒拿了下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是受制于人,还被崔安所擒,但是孟获是一万个不服。
 
    崔安看他的样儿,一笑。“嘿嘿,姓孟的,你是不是不服啊。这已经都抓到你两次了,你还不服。真是没见过你这样儿的,茅坑里的石头—又臭又硬啊!”
 
    孟获是气得不行,要不是因为自己被绑住,嘴也被崔安用破布给堵上了的话,自己一定要破口大骂。不过看如今自己这样儿,莫非是他崔安早有预料?
 
    不是崔安预料,而是马超,所以他在出兵前。就把准备好的东西给崔安了,告诉他,到时候别忘了用,崔安是牢牢记住。
 
    崔安是擒住了孟获,把他放在马上,然后骑着自己战马,带着他的马,返回了战场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南蛮军大营这边儿,战斗已经是结束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因为孟获逃跑,所以让本来就不怎么样儿的形势是急转直下。
 
    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一看。这孟获都跑了,咱们还在这儿傻战着干什么啊,咱们也跑吧。所以两人同时对己方的人马喊道:“快撤退,撤!”
 
    结果他们的人一撤,战场上就剩下孟获的人马了,可孟获这个蛮王,这个首领不在,就他手底下的几个将领,根本就镇不住场面啊。
 
    最后祝融夫人倒是起到了大作用,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下令让全军撤退了。而南蛮军撤退,马超根本就没让己方士卒追。这样儿最好。反正己方是大胜了,这个比什么都强。
 
    如今他们也就剩下两万左右的人马了。看他们还怎么和自己对抗。真是陆逊说得那样儿,那么就等他们的援军到来吧,自己还会怕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让人打扫战场,而他们则是回到了己方的大营,回了他的中军大帐。
 
    因为马超的中军大帐是空的,结果还真是有一些倒霉蛋跑到了他的大营来,结果可想而知,全都没活。本来以为逃出战场,能捡条小命,可实际,最后还是没能逃脱身死。
 
    最后除了崔安,众人是都回来了,马超一看,是对众人不住点头。
 
    今夜胜利,确实是少不了众人的努力,自己就是起了个稳定的作用,能给己方增加些士气,其他的,自己可是没出手啊。
 
    所以也不等崔安回来了,马超笑着对众人说道:“今夜胜利,全赖各位用命!”
 
    “我等愿为主公效命!”
 
    这都是马超必须要做的东西,口头表扬,实物表扬,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。如果没有这些严明的东西,一个军队怎么能有更高的战斗力呢,有更好的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对众人的态度,也明显是很满意的。己方将领,不止是如今在座的各位,包括其他地方的,加在一起所有人,马超还没有看到一个特别特别傲气的,确实是没有。
 
    像关羽那样儿的,己方是没有,只有关羽一个,还在曹操那儿,嘿嘿,让他去头疼吧。
 
    己方最让自己头疼的是张任,不过如今这个情况,就算是好,就像贾诩说得那样儿,维持现状,难道就不好吗。
 
    确实,马超还算知足。至少曹操兖州军的关羽、孙策江东军的张辽,并不比自己这边儿轻松多少,也让曹操和孙策更加头疼啊。
 
    “好,多了话不再说,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先出了大帐,然后众人也陆续出去了,众人是直奔大营门口,就等着崔安回来。
 
    探马说得清楚,不足一里,可以说马上崔安就要到了,果然,众人刚到了大营门口,还没等说什么,就已经是看到了崔安策马奔到了此处。
 
    他骑着自己的黑云,而孟获则被绑着,是在后面他自己的战马上,被崔安给横放着。众人一看,这个南蛮王落魄到这样儿,估计也真是够瞧的了,他这次是服不服己方,不服的话,自己主公又要如何对付其人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众人都在大营门口等他,崔安是咧嘴笑了,他也一样是知道面子,所以崔安当然是觉得自己脸上有光。这自己主公和众人,可都是等着自己呢。(未完待续)
 
 
第一七一章 大帐中再会蛮王
 
    所以看到自己主公和众人都在大营门口,崔安这心里高兴,再加上他是生擒了孟获,他这心里就更爽了。<-》
 
    崔安是赶紧下了马,然后对自己主公和众人说道:“主公,俺把这姓孟的带回来了!”
 
    马超是大笑,“哈哈哈!好,好啊!福达,快,咱们入帐一叙!”
 
    “好嘞!”
 
    说着,众人便跟着马超回了中军大帐,而孟获,自然是有凉州军的士卒,把他从马上给“卸”下来,然后准备押送到中军大帐,接受自己主公和众位将军的问询。
 
    孟获虽说这个时候是被五花大绑,嘴也是被堵得挺严实。可他脸上的表情,就是一万个不服,一万个不乐意,就是这样儿。但是同时,他也都知道,如今自己可是阶下囚,所以这处境,可以说是非常不好,被动,得看人家的脸色才行——
 
    众人回到了中军大帐,都坐下后,马超是笑着问道:“福达,这你是如何擒拿那个孟获的?”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» 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下令让全军撤退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