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让孟获给他们气得不行他们一看到孟获这样儿

分享到:
 比起问询孟获,马超是更对崔安是怎么擒住孟获,更为感兴趣。毕竟前者的结果,自己已经是知道得八/九不离十了,孟获其人除了无赖,不要脸之外,他还能干什么,反正自己是不知道。也许他能给自己个惊喜?是谁知道了,反正自己不知道。
 
    但是崔安这是再一次立下了大功。可以说就说在如今的大帐中人,除了陆逊之外,谁能比得上。就是陆逊。也不见得能比得上。毕竟崔安是生擒了孟获两次啊,而且这也是己方仅有的,擒住了孟获两次。
 
    而别人也许还并不一定知道,但是马超还能不知道吗,这己方擒住孟获的此数越多,其人归心的时候就会越早,他真正臣服大汉、臣服己方的日子就越来越近。所以自己当然知道,崔安立下的绝对是大功!——
 
    崔安一听自己主公所问,这可正对他的脾气胃口。所以他听了之后是哈哈大笑,“主公,这就算问对了,要说起来这个。俺那可是……”
 
    接着。他就给自己主公和众人,讲了一下,自己到底是如何生擒孟获的。而众人虽说是没有亲眼看到,可听了他的讲述,就好似身临其境一样儿。还别说,崔安虽说大脑是不太好使不错,可要说起来讲故事什么的,那可绝对算得上是一流。尤其还是他亲身经历的东西。更是说得很精彩,让人听了。就像是亲眼所见一样儿,众人都被吸引住了。
 
    不少人还心说,以前怎么就没发现,这崔安崔福达,还有这么个优点呢,看来果然是啊“人不可貌相”。
 
    一会儿之后,崔安终于是讲完了,“哈哈哈!主公,各位,俺都已经说完了,其实就是这样儿!”——
 
    而马超此时听后,是一拍桌案,说道:“好,好,好!福达你是立下了大功,放心,以后等南蛮事了,定要好好奖赏你!明日庆功宴上,你可以以再多喝三爵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,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,就是双眼放光,之后的赏赐先不说,就说庆功宴,能再多喝三爵,这就足以是让他心花怒放了。崔安这人,确实是比较好答对,虽说他肯定不是无欲无求的人,但是喜好就那么几个,所以只要是满足他了,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众人一看崔安这样儿,都是忍不住笑了,不过都是善意的笑。在他们看来,这就是真正的崔安崔福达,一个纯粹的,丝毫不做作的崔安崔福达。因为他没有那么多想法,所以众人其实都愿意和崔安接触,这个是没错。并且因为崔安是马超面前的红人,所以还真是没人敢去得罪他,并且知道,和他交好,肯定是只有好处就是了——
 
    马超点头,“如今该说的都说了,该听的,咱们也都听到了,这个时候,是该见见咱们的老朋友了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尽皆点头,可不是吗,上次被己方生擒了之后,孟获那意思,这次应该是能服了,可刚才众人看他那表情,估计还是不成啊。
 
    所以这时候众人倒是要好好看看,这个蛮王孟获,到底还要起个什么幺蛾子出来!
 
    马超吩咐道:“来人,带孟获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孟获此时就在帐外,所以凉州军士卒一听到自己主公有令,马上便把其人给押进了中军大帐。
 
    “主公,孟获带到!”——
 
    马超点头,然后对两个士卒一摆手,“你们把他嘴堵着的东西拿开,然后先退下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做完退下后,马超对孟获一笑,“我说孟获,你如今感觉如何啊?”
 
    孟获这个时候总算是能开口说话了,之前差点儿没把他给憋死,所以这时候自然是没好气儿地对马超一瞪眼,冷哼道:“哼!你们汉人不是好客吗,怎么对本王。就是如此礼遇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行啊,这才多少时日啊,你孟获嘴皮子倒是变更厉害了。不过即便如此,你还能蹦跶什么,你如今是阶下囚,可不是己方的客人,真是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人啊!
 
    要说马超对孟获,真就是没有办法,每次他这么面对孟获的时候。就都明白了,当年的孔明为什么能有七擒七纵。如果不是因为其人太赖皮的话,孔明至于那样儿吗。所以归根结底,还是孟获其人的性格,无赖,而且真是不服的心太甚——
 
    确实。他这样儿。你还不能把他给如何了,而且他也算是吃定你如此了,所以是更加肆无忌惮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自己能杀了他?杀了他孟获容易,可先不说以后可能再出现个孔获、颜获什么的。就说孟获不能死啊,你以为是董荼那那样儿的洞主呢,说死也就死了,他死了。根本对己方是没有什么影响。可孟获要是被己方给杀了的话,你杀他。倒是容易了,可之后的烂摊子,谁来收拾。
 
    别的不说,就说祝融夫人,她就绝对不是易与之辈,如今看她,是有些向汉之心的。可你要真是把他夫君给杀了的话,你看她还能向汉不,绝对是要与大汉为敌,益州就再也不会太平了。至于说祝融夫人在南蛮的势力,马超还是从细作那儿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。蛮王是孟获不假,但是祝融夫人的实力,绝对是只比孟获强,不会比他弱就是了。
 
    这么说吧,孟获身死的话,为他报仇的人也许不会有多少,但只要祝融夫人一声令下,那就绝对是一呼百应,一点儿都不会错的。祝融夫人就是如此地位,还真就不是孟获能比得了的——
 
    所以孟获不能杀,不能被己方杀了,也不能被被人杀了,要不自己的大计,可能就更要推迟延迟。所以对于这些,马超都清楚,那么他当然知道要怎么做。可是看着孟获的无赖样儿,他也真是生气,不过也是觉得有些好笑。
 
    此时他心说,孟获你就真以为自己能吃定了自己不成?别说是你一还不算是蛮王的蛮王,就是曹孟德、孙伯符还有刘玄德,三人合在一起,也不敢说就能吃定了自己,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你孟获除了比他们更无赖之外,你有什么地方能比得过这三个人的,你孟获给他们提鞋,估计都不配了。
 
    不过这话马超都不能说,他只是对孟获说道:“孟获,如今你得看清形势,你是阶下囚,可不是我军的座上客,你懂否?你身为阶下囚,就该有阶下囚的觉悟,难道还要让己方是待上宾一样儿去对待你不成?我告诉你吧,那纯属做梦!”——
 
    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所有人都笑了,连崔安也不例外。
 
    本来他们对孟获这样儿,就有意见,而且是意见大了去了。不过因为有自己主公在这儿,所以他们也确实是不好去多说什么,有什么就自己主公说就是了。
 
    而马超这话,那是绝对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去了,他们其实也是如此想法。这孟获太分不清形势,以为己方不能杀他,难道就不能对他怎么样儿了?只要他不死,难道己方还不能打他一顿什么的?上次己方是秉承友好的态度,所以没把他如何,可这次这位还是看不清形势,那要依旧如此的话,可就别怪己方无情了。
 
    不少都是在心里腹诽着,到底要把孟获怎么羞辱一番,才能消自己的心头之恨,这厮也实在是太气人了——
 
    孟获虽说是听清马超所说的了,可是依旧还是那个态度,那个表情。这让众人是这个生气啊。
 
    心说己方不是抓住了一个俘虏,这是请来了一位大爷啊,而且这位大爷还是什么都不买账。那意思就是说,我看你们能把我如何?
 
    众人是这个生气,敢这么挑衅己方的人,好像还真是没有,他孟获绝对是第一人,第一个啊!
 
    马超对此却是笑而不语,心说。天欲使其灭亡,必先要其疯狂,孟获越是这样儿。就离开真正臣服己方不太远了,在他看来,孟获慢慢就会变成是强弩之末,在己方看来。根本就什么都不是。
 
    看着他咋呼地倒是挺欢。可实际上呢,他无非就是认定自己不会杀他——
 
    是,他这么想,那是绝对没错的,自己不会杀了他孟获不假。可自己不杀他,却并不代表自己不会做些别的,所以今夜的孟获,却是要倒霉了。倒大霉了,倒了血霉了!
 
    想到这儿。马超就是一笑,众人看到自己主公如此的笑容,不少人都是激灵地打了个寒颤。心说自己主公如此笑的时候,那就说明有人要倒霉了。而如今这个情况,那就只有孟获他这么一个大爷要倒霉,哎呀真是好啊,众人一想到孟获要倒霉,他们就开心。
 
    没办法,谁让孟获给他们气得不行。他们一看到孟获这样儿,就恨得牙痒痒啊,这孟获拿自己不但是不当外人,还拿自己当是己方的大爷啊。到如今还搞不清楚吗,你是被己方所擒的,可不是己方请你来当大爷的啊。
 
    但是就看孟获这样儿,要不是他身上还绑着绳子,谁知道他是阶下囚啊,还都以为他是大爷呢——
 
    孟获虽说是偏着头,但却也是注意到马超的表情了,也看到了不少凉州军将领的玩味表情。他此时突然是有种预感,要大事不妙。可惜自己几乎都动不了,就能说话,这顶个屁用啊,这……
 
    结果马超看到孟获的脸色微变,他心说,你孟获也知道怕了,担心了?你不一直都充大爷吗,你不孟获大爷吗?
 
    你能不能清楚你自己的身份,你是阶下囚,可不是己方请来的大爷!
 
    马超是越看他越觉得别扭,越感觉到生气,所以对帐外的士卒大喊道:“来人,把孟获给我拖出去,军杖三十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结果还没等孟获说出来一句话呢,他就已经被凉州军士卒给拖出帐外,去责打军杖了——
 
    此时就听孟获是大喊大叫,“马超,你不能这么对本王,本王可是蛮王,你……”
 
    结果刚说到这儿,孟获是没声了,然后就变成了,“啊……啊……马……啊”
 
    中军大帐中的众人一听孟获的叫声,都是笑了,崔安更是直接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这么做就对了,俺早就看那货不顺眼了!要不是因为着急回来,俺肯定就在路上把他给打得他娘都不认得他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是哈哈大笑,雷铜说道:“不错,不错,福达之言不错,主公,属下也是看不过去了,这孟获实在是看不清形势,太可气,也实在是太可恨了!”
 
    “就是,就是!”
 
    “可不是吗,这人看着就气人!”
 
    ……——
 
    听着众人此起彼伏的说话声,马超最后对着众人把手一摆,“好了,好了,各位安静,安静,听我说两句!”
 
    马上,大帐之内就变得鸦雀无声,只能是听到从帐外传来孟获痛苦的呻吟。毕竟身为蛮王的他,只有他去打别人,哪有别人敢打他,不想要小命儿了?所以除了小时候被自己父亲责打之外,孟获可真就是再也没有遭过这罪啊。哪怕就只是三十军杖,对他来说,根本就不算什么,但却还是让他是恨得牙痒痒。
 
    心说马超,凉州军,我一定要报仇雪恨,要不誓不为人!
 
    不过他却也不想想,就他那样儿,绝对是个欠揍的样儿,所以马超让士卒责打他三十军杖,可以说绝对算得上是轻的了。要不打了六十军杖,甚至是一百军杖,说实话,大帐中的众将都不觉得有什么——
 
    而此时大帐众人,都听着自己主公要说
   
 
    当然了,对马超来说,以德服人,肯定是要的。不过同样儿,也是要用武力去镇压,比如说对于孟获这样儿的,你要只想着以德服人的话,基本是没有大用。他孟获就会这么一直赖皮,除非你是一边儿用强大的武力镇压住他,让他看到,他和己方的差距,他是斗不过己方的,然后再以德服人,基本上最后就没有问题了。
 
    可是碰到孟获这样儿冥顽不灵的,也确实是需要己方多出些力才行啊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说道:“好,各位都明白我的意思了,好!”
 
    “我等听从主公之令!”
 
    “好,有劳各位了!”
 
    “此乃我等应做之事!”

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—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» 谁让孟获给他们气得不行他们一看到孟获这样儿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